桂林龙舟翻船事故:遇难者再没机会唱《收兵歌》

桂林龙舟翻船事故:遇难者再没机会唱《收兵歌》

发布日期:2018-04-23 浏览次数:299

敦睦村村口

        廖承志奋力游到岸边后,和亲戚一起在湿漉漉的人群中找儿子。“看见我儿子没?这个说没看见,那个说没看见。”

  来回找了几圈,他的心凉了。他残存着一丝希望赶回村里,到祖庙烧香,“祖宗保佑他,保佑把他救上来。”  4月21日,广西桂林秀峰区敦睦村村民私自组织在桃花江练习划龙舟,2艘龙舟于13时40分侧翻,约60人落水,共17人遇难。

桂林龙舟事故现场救援

  4月21日下午,广西桂林的桃花江上一艘18米长的龙舟逆流而上。13时30分左右,龙舟发生侧翻,舟上的人全部落入水中。

  挣扎间,另一艘龙舟从旁靠近,试图营救。但很快,救援龙舟也发生侧翻。一名目击者对媒体称,“水里的人求生欲太强,把过来的那只龙舟也趴翻了。”

  “十年一大扒,五年一小扒”,划龙舟,山水甲天下的桂林沿袭千年的传统,今年遭遇了意外。

  据官方通报,事故系桂林市秀峰区敦睦村村民私自操舟练习所致,事前曾向当地政府报备,但未获批准。

  据统计,两艘龙舟上共约60人落水。截至当晚22时30分许救援工作结束时,落水人员已全部找到,其中17人遇难。

桂林龙舟事故救援现场

  这个恪守传统,迄今女性不得进村庙的江边小村,被悲伤的气息笼罩。

  十年一遇“大扒”盛会

  4月21日上午10点半左右,62岁的敦睦村村民廖承志(化名)从家中出发了。

  他特意穿上彰显身份的蓝色缎面套装,绣有白色纹饰。之所以盛装打扮,是因为今天有件十年一遇的大事——扒龙舟。

  划龙舟,桂林俗称“扒龙舟”,2010年被列为广西壮族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。在当地,龙舟素来“十年一大扒,五年一小扒”,且逢戊必扒。今年是农历戊戌年,恰属“十年一大扒”的年份。

  从1988年开始,廖承志每10年都会参加“大扒”的盛会。算上这次,一共参加过4次。

  按照老规矩,龙舟出发前,廖承志和上百个村民一起到庙里给老祖宗磕了三个头,上了香,把龙头请上龙船。紧接着,龙船被村民们抬到桃花江边的码头。

  桃花江亦称阳江,是漓江的一条支流,沿江村落众多。村与村之间世代交好,互称兄弟。每逢“大扒”盛会,兄弟村会互相“进贡”──到对方村庙烧香磕头,赠送礼物。敦睦村规模较大,上游几个村子都要喊他们一声“大哥”。

  敦睦村此次扒龙舟的目的地就是上游的兄弟村于家庄。今年春节后,于家庄曾来敦睦村进贡,两村村民举行了盛大聚餐,“摆了三四十桌,鸡鸭肉很丰盛。”

  参加扒龙舟的村民穿着村里统一配发的藏蓝色T恤衫和短裤,只有地位较高的“头人”和廖承志这样的龙舟管理者可以穿锦缎传统服饰。

  江边停了一只龙船,两只赛船。赛船较小,长约18米,穿着藏蓝色T恤衫和短裤年轻人多上了赛船。龙船相对较大,长约30米,船上气派十足。有一人专司敲鼓,两人专司唢呐,还有两三个“头人”家的小孩子挥舞龙旗助兴。

  4月21日天气晴朗,水流和缓。桃花江两岸低矮的山映在水中,绿色的影子上是粼粼波光。

  龙舟出发了。搜救现场。图片来自视觉中国  通航船闸被封,赛船强行冲坝

  逆流而上,敦睦村的村民们最先到达狮子岩村。

  狮子岩村也是兄弟村,全村姓李。听闻大哥村扒龙舟,村民们早已挤在村边码头守候。龙舟上的锣鼓一响,大家一起向大哥们拱手作揖,还噼里啪啦地放起鞭炮。敦睦村村民在龙舟上拱手回礼,龙船还在江心转了几圈,俗称“打太极头”。

  三只船随后停靠在狮子岩村码头。29名村民跳上船,替换大哥们休息。

  “好高兴的,10年才玩一次。”狮子岩村的李东才也上了船。他告诉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,他们村没有龙船,每次都是大哥村扒龙舟经过时一起玩。“每次至少要玩两个月,从‘三月三’一直玩到端午节。”

  敦睦村、狮子岩村的村民划着龙舟继续前行,先后经过巫山脚村、鲁家村。此时已近下午1点,船队划行了两个多小时。

  鲁家村水域有一道橡胶水坝,当时为了解决桃花江的通航难题。

  据《桂林日报》报道,桃花江进入秀峰区后,河道形成一个大“S”形、两个小“S”形。为抬升水位实现通航,工程设计者在江上修建了船闸枢纽。每座枢纽都有橡胶坝和通航船闸。

  据多位村民回忆,4月21日,鲁家村的橡胶坝充气未满,坝的上下两侧水位约有七八十公分的落差,像一道“楼梯”。

  大龙船上的村民熊国明(化名)说,大船试图率先冲过这道“楼梯”,“没想到直直地冲了上去,又直直地退了下来。”

  小赛船跟着冲坝,船身过去了三分之二,但还是被水流冲了回来,“船身打横了”。

  冲坝未遂后,三条船船身转向,驶向橡胶坝旁边的通航船闸。闸道约七八米宽,三四米高,原本尽可通行。没想到,闸道进口的门开着,出口的门关着,船驶不过去。

  船上的人开始打电话联系开闸之事。在熊国明印象中,村民们等了约半小时,还是没人来开闸。

  小船上的年轻人们按捺不住了,驶出闸道再次冲坝。救援人员连夜搜救。  卷入漩涡,游出来又被卷了回去

  李东才也在小赛船上。再度冲坝时,他所在的赛船第一个冲上去。冲过橡胶坝三分之二时,一股水流将船打得横了过来,翻倒在水中。船上的村民全部落水。

  “村民们在江边长大,划船的人全部是水性好的。”狮子岩村副村长告诉剥洋葱,那天江水不算大,翻船处距离江边不到30米,按理说不会有太大危险。

  但落水后的李东才发现,自己被卷入了漩涡,“游出来又被卷回去,游出来又被卷回去。” 他拼尽全力向着顺流的方向游了几十秒,“反而还往后走了。”

  一名参与救援的蓝天救援队队员告诉记者,翻船处是一处“滚水坝”,落差虽然不大,但水从高处流下时会形成漩涡。落水者一旦被漩涡吸住,便很难挣脱。

  李东才在漩涡里挣扎了一阵,眼看要被江水吞噬。他急中生智改向侧方游,竟然挣脱了漩涡,几分钟后抵达江边。“我是幸存者。”李东才说。

  眼见一艘船翻,另一艘赛船冲过去救援时也被水流打翻。通航船闸内的大龙船闻讯退出,赶到近前救援。

  不少落水者爬上大龙船,船上的人越来越多。熊国明眼看着船体越来越低,大龙船也即将沉没。为了保护老人、孩子,刚刚爬上船的人纷纷跳入水中。

  熊国明记得,当时水中一片混乱。江里江边,到处是喊叫,“救人啦,出事啦!”没多久,就有落水村民的遗体浮了上来。

  据桂林市政府通报,本次龙舟侧翻事故共有约60人落水。截至当晚19时20分,40人获救,5人送医救治,已脱离生命危险。事后统计,落水者中共17人遇难。▲敦睦村村口。新京报记者王婧祎 摄  逝去的人再没机会唱《收兵歌》了

  事发那天,廖承志和儿子都去扒龙舟了。他在大船,儿子在小船。

  他奋力游到岸边后,就和亲戚一起在湿漉漉的人群中找儿子。“看见我儿子没?这个说没看见,那个说没看见。”

  来回找了几圈,廖承志的心凉了。他残存着一丝希望赶回村里,到祖庙烧香,“祖宗保佑他,保佑把他救上来。”

  下午五六点,救援队伍发现了廖承志儿子的遗体。

  “我和我老婆一夜没睡,哭的伤心。”廖承志说,儿子有两个孩子,大的2岁10个月,刚上幼儿园;小的预产期是5月3日,成了遗腹子。

  最年轻的遇难者年仅20岁,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。农历三月初三是广西特有的民歌节,放假五天。意外发生时,是假期的倒数第二天。

  古时这个日子,少数民族的青年男女汇聚江边,畅饮欢歌。这名大学生的生命,也永远终结在这个美好的节日里,留驻在美丽的桃花江边。

  事故发生后,秀峰区政府正在安抚村民。新京报记者了解到,秀峰区政府提出给予每位遇难者家属抚恤金5万元,希望家属尽快将遗体火化安葬。

  意外发生的第二天,敦睦村村民聚集到祖庙,庙门口的两尊大石狮子仍身披红绸。庙墙上悬挂着村民参加历届桂林市龙舟大赛的红色锦旗,最好的成绩是全市第五名。村里特意将参与这次比赛的村民名单一一列出,誊写在红纸上。

  一场微雨过后,有人在桃花江边烧纸。

  敦睦村有世代相传的龙舟歌。每次扒龙舟,村民们从《闹兵歌》唱起,唱到《出山歌》《拉船歌》,“吔儿呀哈,哦喉耶儿,哦吔嘿呀!”

  但那些逝去的人再没机会唱响《收兵歌》了:“早去,夜回,耶呀哦哦嘿……”